首页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理论研究 | 往事回忆 | 爱心书画 | 青蓝工程 | 五老风采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研究>>正文
美对华战略至少有3大错!
2016-01-15 11:14  msc   (浏览:)

 

 

美对华战略至少有3大错!

 

2016-01-15 占豪

 

奥巴马总统刚刚发表了他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其中三次提到中国。三次提得都很有趣,一次是“世界民众不会指望北京或莫斯科领头解决重大国际问题”以彰显美国的强大,一次称“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吹来逆风”,最后一次是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他对国会说,TPP能够推进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力。“有了TPP,在该地区制定规则的不是中国,而是我们。你们想在这个世纪展示我们的实力吗?那就批准协定,赋予我们执行的工具。”

美国真的如奥巴马说得那么强大吗?

当然,美国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这一点毋庸讳言,至少未来10年依然如此。但是,美国的国家实力在衰退却是不争事实,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在削弱之中。上世纪90年代是美国全球统治力的顶峰,但这一切被小布什在中东发动的两场战争引发的“次贷危机”大大地削弱。如今,虽然没有人质疑美国是世界最强大国家,但全世界已经开始怀疑美国的领导能力,这其中包括美国的很多盟友。因为,在过去十多年当中,世界在美国的带领下没有变得更好,而是变得更坏。自2001年美国打起“反恐战争”以来,全球的恐怖主义不是更少了,而是更多了,这就是现实。

如今,虽然世界经济陷入动荡,但美国的实力不是在回升中,而是在继续被削弱中。这一切的根本问题不在别人,恰恰在美国自身。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美国现阶段战略上犯了三大错:

一大错:搞亚太再平衡,与日本一起战略遏制中国,视中国为对手。

美国搞亚太再平衡,试图借日本之力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遏制中国发展,同时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在占豪看来,这是美国全球战略中最根本的战略错误。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有三:

1、伤了中国的信任,破坏了国家互信。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美关系有过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10年蜜月期,80年代末因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第一次严重破坏了建立起来的政治互信。但哪怕如此,在过去30多年来,中国从未主动将美国视为战略对手,而是视为合作伙伴,并且一直推动双方的深化合作。这种合作关系促使中美在2008年很快达成了联合救市的一致意见。

然而,2010年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实施,再次伤了中国人对美国政府的信任。这种信任的丧失,从根本上说不是来自于中国政府,而是来自于中国民间。在中国,街头巷尾都知道美国重返亚太是针对中国的,特别是美国联合日本一致针对中国,这引起了中国普通人的极度反感。道理很简单,由于冷战因素的作用,美国在二战后没有对日本军国主义进行彻底清算,所以中日在历史问题上从来都没有实现和解,在领土上也因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处理不当而留下纠纷,如今美国却站在了日本一边遏制中国,搞亚太再平衡,这岂能不得罪十三亿中国人?从这个视角观察,这应该是白宫最大的失算。事实上,这也是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先生为何想用互联网扳倒中国而扳不倒的根本原因。哪怕,中国的老百姓对政府的公信力有多么不满,他们都深知美国政府不会比中国政府更好。经历过百年凌辱历史的中国人,在这方面要比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的民众都更清楚这一点。

2、给日本松绑,推动日本国家正常化。

如果说美针对中国搞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错误,那么饮鸩止渴给日本进行松绑,推动日本国家正常化就是美国的错上加错。为什么这么说?日本这个国家历史上干过什么事情恐怕这里不用赘述,美国给日本松绑的结果最终必然导致自己对日本的失控。

一旦美国失去对日本的控制,那么日本在未来某个时刻国家政策完全可能转向,即不是美国所希望的那样以遏制中国为核心目标,在其认为遏制中国无望后,转而将很可能以推动将美国挤出日本为目标。为了彻底实现国家正常化,在未来某个时刻,日本甚至不惜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迫使美国在与中国爆发战争或全面退出日本做出选择。

3、拒绝中国融入西太平洋体系。

中国是世界性大国,过去两千多年一直都是,现代的中国复兴大势是不可挡的,虽然美国国力强大,但依然无法阻挡这一趋势,这是由中国的国土面积、国家人口、国家经济实力这些基础决定的,不会因为美国阻挡在前而改变。过去,西太平洋没有中国的一席之地是不正常的历史状态,现在中国的影响力正在覆盖西太平洋,这只是对历史的一个修正。未来,中国在西太平洋有一席之地才是历史常态。

然而,面对中国的复兴,美国却拒绝中国融入西太平洋的体系,这对美国来说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因为,西太平洋特别是第一岛链就在中国眼前,却据美国万里之遥,中美两国的国力在此消彼长之中,美国能阻挡得住吗?在大势不可挡的情况下,美国对中国的压力就像一块不大的石头压住了一个竹笋一样,最终只会促使竹笋更加强壮并在顶开石头那一刻爆发出更大的能量。

事实上,中国本意并没有将美国驱逐出西太平洋的意思,而是希望和美国和平相处,合作共赢。在美国搞亚太再平衡两年后,中国就提出了和美国共建“新型大国关系”,在访美时中国国家主席也向美国提出“太平洋足够大,能容得下中美两国”的意见。这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中国没有挑战美国在亚太地位的意思,中国只是希望大家商量着来,美国只要照顾中国的利益,美国就依然可以在该地区具有领导地位。试想,如果中美连西太平洋都不能实现共管,谁又可能相信美国所谓的“G2”共管世界呢?G2的起步,必然是以西太平洋的共管作为基础的。否则,谁都会认为那不过是白宫的忽悠。

然而,哪怕中国馆拿出这样的诚意,美国依然在推动亚太再平衡,依然在推动美日联盟遏制中国,还要在南海不断挑衅中国的合法权益。事实上,美国施加给中国的压力,最终必然会变成中国给予美国的反弹力,这种力量传给美国自己,伤害的只是美国自己。最终的实际效果将是,中国在美国不断的施压中变得更加强壮,而美国却一无所获白费力气。

美国正确的做法是,将中国融入到亚太体系当中,中国不去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美国也不要遏制中国,伤害中国的利益。如此推动的新型大国关系,才是符合双方利益的关系,中美再在全球进行合作,才符合双方的利益发展。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白宫却将更多精力耗在了和中国的对抗之中。

二大错:经济上排斥中国,阻拦国际组织改革,并搞排华的TPP。

中美经济虽然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年前就有人创造了“中美国”的词汇,过去三十多年的历史经验表明,中美在经济领域的深化合作符合彼此的利益。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因美国次贷危机被引发后,全世界都在努力推动世界经济秩序的改革,推动国际组织的改革。然而,令人遗憾的是,2010年已经确立的IMF份额改革被美国国会压了5年,直到2015年年底才获得通过。

正是美国阻碍国际组织改革,世界经济缺乏理顺的头绪,最终迫于发展压力,中国不得不“自谋生路”,领导并创立了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样的国际发展合作平台。特别是亚投行,美国曾试图游说盟友不要参加,但最终西欧14个发达国家全部参加,最终竟然有了57个成员国,远远超出预期,只有日本一个国家接受了白宫的建议(日本目的是为了美国对其松绑,否则肯定也加入了亚投行)。

亚投行的现实说明,国际社会的民意希望世界找出新的发展出路,而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给了他们希望。事实上,美国是阻拦了5年国际组织的改革进程,但现实的改变程度比白宫顺从大势改变得更多。如果IMF早一些改革,大家早一些沟通共识,推动世界经济改革,亚投行很可能将不会出现。

所以,亚投行其实不是中国自己主动创立的,而是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美国不加入亚投行战略上也是错误的,这意味着未来亚洲的基础建设投资美国将被排除在外,无疑这会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但这一切,却是美国自己的选择。在战略层面,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这还不够,美国还搞出了针对中国、排除中国在外的TPP,试图一定程度地切断或弱化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经济联系,从而削弱中国的影响力。但问题在于,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潜力市场······这样的经济体,是搞一个TPP就能削弱其影响力的吗?答案很明确,那是不可能的。

东盟国家和美国搞TPP,目的也是为了充分利用美国的市场,但在TPP之外,东盟正在加速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国和东盟是如此之近,互联互通是如此的容易,这是天然的格局,是白宫用一个TPP就能切断或削弱得了的吗?

所以,从根本上说,TPP排除中国是错误的,这只能削弱美国自己在中国的市场竞争力,而包括欧盟、东盟、韩国和日本将会更多地占领中国市场,看看日本在加入结束TPP谈判后不断推动和中国缓和关系以启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即可知。日本尚且如此,其它国家呢?所以,白宫试图借TPP完全主导亚太是不可能的,TPP最终的结果是美国自我排斥中国的战略发展机遇,将中国一大部分市场空间拱手让人。

三大错:继续扩大地缘争夺,至今未认清恐怖主义才是当今世界最大敌人。

美国的三大错在于,当今世界最大的敌人是以IS为首的恐怖主义威胁,如今恐怖主义正从中东向世界范围内扩散,这些扩散的目标包括美国本土,前些天加州的恐袭哪怕不是IS直接指挥,也是受IS极端思想影响而引发的。

在恐怖主义向世界范围内蔓延的时候,作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世界的领导者,美国没有真正领导打击IS,从2014年6月到2015年9月打击IS的效果不如俄罗斯1个月的效果,白宫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地缘战略争夺方面。然而,美国在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压力,最终促使普京在中东方向寻求突破,结果是美国在地缘战略上遭受重创,中东格局因此而改变。

事实上,这是逆潮流而动的一种行为,在实力下降的情况下依然扩大地缘争夺,在南海针对中国,并与俄罗斯在中东消耗巨大的精力进行争夺,可能还没等到最终彼此的输赢,IS就制造的恐怖主义就到自己家里了。巴黎恐袭,不正是鲜活的例子吗?如今,欧洲的觉醒,正是IS的恐袭迫使西欧国家不得不做出改变。难道白宫非要等到那一天吗?而且,随着IS的肆虐,各国必然会基于自身利益考虑做出选择,到那时美国对相关国家的影响力将必然被削弱,就像欧盟不会听从美国继续反俄而是与俄罗斯合作共同打击IS一样。当这样的大势形成,对美国领导世界显然是重大的打击。

当今世界,更需要一个推动全球建设的美国,而不是一个到处制造问题的美国。以美国的国家实力,只要美国愿意,积极推动世界经济建设,推动发展中国家建设,美国可以借这些发展成果,至少继续领导世界走到本世纪中叶。在这方面,中国无法对一个引导世界的美国构成挑战,其它国家在经济上根本没这个实力。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白宫可能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战略错误,也不会认错,而这样的结果很可能是,随着世界越来越动荡,美国将越来越对世界失去控制,最终将遗憾地更早自我终结世界领导者地位。

关闭窗口
   

河南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